东西问|张俊豪:少数民族古籍如何反映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历史?

分享到:

东西问|张俊豪:少数民族古籍如何反映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历史?

2022年09月07日 19:30 来源:中国新闻网
大字体
小字体
分享到:

  中新社北京9月7日电 题:少数民族古籍如何反映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历史?

  作者 张俊豪 全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室主任

  “惟殷先人,有册有典。”古籍是中华文明的瑰宝,中国自古就有整理古籍、编纂目录的传统。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,各民族共同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化。少数民族古籍是记录和传承各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,同时也弥补了汉文古籍中的一些缺失和不足,是中华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,具有重要的文献和文物价值。

  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,不仅记载在“二十四史”等汉文古籍中,也记载在《西南彝志》等少数民族古籍里。少数民族古籍见证了各民族共同开拓辽阔疆域的历史,记录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和中华民族形成发展的历史进程,是构筑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资源。

  中华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

  少数民族古籍体现了历史上各民族对自然界和人类自身的认识。中国的少数民族先后创制和使用过30多种古文字,积累了卷帙浩繁的古籍文献。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民族古文献有18个文种,共34000多册件。国务院公布的六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中,收录少数民族古籍1133部。

  少数民族古籍载体形式多样,内容丰富,从线装典籍、碑铭、石刻到说唱资料,从契丹文、女真文、古藏文、西夏文等古代民族文字到现行少数民族文字,内容涵盖政治、经济、法律、历史、文学、艺术、天文、医学等领域,是各民族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,丰富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宝库,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、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的精神文化滋养。

蒙古族民间艺人表演《江格尔》说唱。刘新 摄
蒙古族民间艺人表演《江格尔》说唱。刘新 摄

  蒙古族的《江格尔》、柯尔克孜族的《玛纳斯》和藏族的《格萨尔王》,被称为中国少数民族的“三大史诗”。纳西族东巴文被誉为“文字的活化石”,东巴古籍文献入选了《世界记忆名录》。傣文贝叶经是在天然植物贝叶上刻写的稀缺、独特珍贵古籍。公元8世纪末编撰的《四部医典》是藏医学的经典著作,体现了古代藏族人民的智慧。整理出版的维吾尔文《哈密民间歌谣》、哈萨克文《医药志》等获国家图书奖。用满文翻译的《辽史》《金史》《元史》,保存了重要历史文献资料。一些藏文、蒙古文、西夏文本的经书,对佛教文化的比较研究,具有重要文献价值。各民族通过编译多语种文字书籍,形成多元的传承载体,留下了丰富多彩的民族历史文化,保护和传承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。

纳西族用于祭祀的东巴文《人类的起源和迁徙的来历》。周毅 摄
纳西族用于祭祀的东巴文《人类的起源和迁徙的来历》。周毅 摄

  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史实的生动记载

  中国历史上,一些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借鉴中原地区文化,西夏、契丹、女真均借鉴汉字而创设民族文字。很多少数民族文字古籍直接译自汉文,如藏文《战国策》、傣文《儒林外史》、古壮字《孔雀东南飞》、托忒蒙古文《西游记》、满文《三国演义》等。辽和金分别用契丹文、女真文翻译了大量汉文典籍。元朝用八思巴文翻译刻印了《贞观政要》等诸多汉文典籍。儒家经典如“十三经”,曾被翻译成藏文、西夏文、蒙古文、满文。在内蒙古黑水城发现的大批西夏文文献,其中包括西夏文翻译的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孝经》等。大量翻译汉文经典,有效拓展了儒家文化在边疆地区的影响,促进了各民族在文化上的交往交流交融。

《三国演义》最早的满文译本。于海洋 摄
《三国演义》最早的满文译本。于海洋 摄

  瑶族、壮族、侗族等少数民族的民歌抄本、经书等很多都是用汉文传抄。一些少数民族典籍也被翻译成汉文和其他民族文字。如蒙古族三大历史著作《蒙古秘史》《蒙古源流》《蒙古黄金史》先后于明清时期被译作汉文。藏文古籍文献《大藏经》相继翻译成蒙古文、汉文、满文等多种文字。特别是数量众多的不同民族文字合璧古籍,如满汉合璧文本《三字经》、满蒙汉合璧文本《钦定同文韵统》、满藏蒙维汉合璧文本《五体清文鉴》、满汉蒙藏托忒维文本《西域同文志》等,体现了各民族深入的文化交流和民族关系和睦。清代用满文翻译刊印了诸多传统汉文典籍如《四书》《礼记》,包括启蒙教育书籍如《千字文》《三字经》,多以满汉文合璧形式刊印。《格萨尔王》故事流传于藏族、蒙古族、裕固族、土族、纳西族等民族中,是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见证。许多少数民族古籍中呈现的各种图案符号虽形式有变化,但图源、母题等核心元素都相同或相似,体现了文化上的交融。而大量的民间契约和官方文书,则生动具体地反映了各民族经济和社会交往交流。

山西青少年观看电影《格萨尔王之磨炼》。张云 摄
山西青少年观看电影《格萨尔王之磨炼》。张云 摄

  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历史的真实反映

  民族古文字文献可与汉文文献相互佐证,真实呈现多民族融合的历程。许多少数民族古籍记载了中华文明大一统历史。元、明、清及民国中央政府册封给西藏地方政府的金印和金册,是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力证。清朝是多民族融合的大一统王朝,用满文、蒙古文、汉文三种文字刊印的《钦定理藩院则例》,是清朝中央政府治理当时蒙古、西藏、新疆等的法律法规。

  古壮字民歌抄本中的瓦氏夫人和彝文古籍中的奢香夫人故事,谱写了壮族、彝族民间历史人物心向中央、共御外侮的佳话。敦煌石室出土的《尚书》等古藏文译本,证实了吐蕃时期用藏文翻译儒学经书和史书的事实,反映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对西藏的影响。拉萨大昭寺前矗立的“唐蕃会盟碑”,用汉文、藏文合璧书写,反映了唐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的影响和汉藏友好关系。藏文《贤者喜宴》有对文成公主进藏功绩的赞颂。新疆和田出土的7世纪晚期的于阗文契约文书,揭示了当时唐王朝已经在于阗地区确立了统治权。满文《辉番卡伦来信》讴歌了锡伯人守土戍边的爱国情怀。

拉萨大昭寺前矗立的用汉文、藏文合璧书写的“唐蕃会盟碑”。廖攀 摄
拉萨大昭寺前矗立的用汉文、藏文合璧书写的“唐蕃会盟碑”。廖攀 摄

  卷帙浩繁的少数民族古籍生动记载了各民族共同开拓辽阔疆域、共同书写悠久历史、共同创造灿烂文化、共同培育伟大精神的史实。2022年4月印发的《关于推进新时代古籍工作的意见》强调,要围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,深入整理反映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历史的古籍文献,挖掘弘扬蕴含其中的民族团结进步思想,引导各族群众树立正确的中华民族历史观。因此,加强少数民族古籍的保护和整理研究,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,成为构筑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、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源,意义重要而深远。(完)

  作者简介:

  张俊豪,法学博士,研究员,现任全国少数民族古籍整理研究室主任,兼任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秘书长,主要从事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和少数民族古籍保护、整理、研究工作,曾出版多部学术著作,发表学术论文多篇。

【编辑:苏亦瑜】
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 举报邮箱:jubao@chinanews.com.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Copyright ©1999-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评论

顶部

##########
    <listing id='YtRgB'><sup></sup></listing><marquee id='XqEFQdog'><strong></strong></marquee>
    <del id='WvEOR'><thead></thead></del>
        <cite id='Vb'><thead></thead></cite><s id='ubglNJBo'><u></u></s>
        <bdo id='EJK'><abbr></abbr></bdo><s id='OZuxDjtB'><label></label></s><label id='pYNB'><nobr></nobr></label>
        <center></center>
        <small id='RLHBX'><base></base></small>